台灣人的驕傲 陳彥斌

「九二一」震出台灣人如潮淚水,但奪眶的眼淚有兩種,一種是哀號的淒慘之淚,一種是溫馨的感人熱淚,這兩種淚水的交織,呈現了台灣人的悲情,卻也凸顯了台灣人的驕傲。「九二一」的悲情毋庸贅言,被撕裂的大地、被粉碎的樓房、呼天搶地的生離死別、遍地橫屍的煉獄慘景,一幕幕都讓台灣人心如刀割,一幕幕都讓台灣人淚如泉湧。「九二一」的驕傲,則是數不盡的救援英雄,在災變的剎那就衝進倒塌的樓房,一輛一輛載滿物資的吉普車,「九二一」清晨就跋山涉水深人險惡山區,成千上萬的救護人員擁進各收容中心,一再迸現人性最美麗的光輝,亮遍災區的黑暗角落。

「九二一」中午,我接到一通遠嫁台北女同學電話,她以硬咽、啜泣的聲音告訴我,她正坐在一部回去故鄉中寮的大卡車上,車上載了十具她從台北募購的棺材。聽她怎麼說,我在感染濃濃傷痛中還有一分愕然,畢竟出嫁女子回鄉奔喪不奇怪,但拖著十具棺材回鄉賑災,這種悲慘景象實在很難想像。

原來自媒體報導中寮是嚴重災區,壓死一百多人後,幾位在台北的同學就緊急商討如何搶救故鄉,知道中寮最缺冰櫃、棺材,一位在長榮海運的同學立即向公司商調十具冰櫃,並連夜載運南下,她則緊急勸募了十具棺材,目前正坐在托運大卡車回鄉的路中,最後她以淒厲的聲音責備我:「故鄉的人都死光了,你為什麼還留在台申……」。

「我為什麼還餡在台中?」因為我是新聞工作者,我要堅守工作崗位,全心全力處理這場百年大震新聞,但想到台北的同學都已回鄉救災,我開始為自己在這場浩劫中的角色赦顏。腦海也不禁浮起愛妻昨晨就一身勁裝,飛車投身海鵬部隊參與救援,今晨則帶領日本神戶救護隊,要挺進中寮山匾設立醫療站,一股「以妻為傲」的感覺也油然而生。當公務員的她大可以安安穩穩放她的地震假,但她卻在災變的黎明,軌把兩個小孩托給娘家,迫不及待四處尋覓奉獻救護力量。

「九二三」的中午,我在報社接到一通來自棺木行的電話,詢問我什麼地方有棺材需求?因有一群善心人士要捐五十具棺材;我馬上想到故鄉中寮,所以立即撥打南投縣社會科長陳婉真的手機,想不到婉真姐以沙啞聲音回答:「南投縣已不缺棺材」,我質疑說中寮不是還在為棺材、冰櫃頭痛嗎?她說那是昨天的情況,媒體一報導,全縣各地都已不缺,而且各類災品堆積如山,唯一尚未克服的是工廠趕工生產不及的帳蓬。

我轉問死亡超過千人的台中縣救災中心,答案也是一模一樣,而且每一且棺材都是善心人士捐助。不需再問資源豐富約台中市,我就電知棺木行上情,對方很失望的說:「看來在台灣,連想做善事都要搶,稍慢就沒機會了」。細細咀嚼棺木行小姐的話,汨汨眼淚不禁直流,誰說台灣是貪婪之島?誰說台灣人無情無義?當大難降臨時,台灣社會的愛心竟是如此爭先恐後。

如今,一座一座組合屋在災區建立起來,一戶一戶災民陸續進住,受創的心靈由社會愛心協助撫平,造成的傷痛由社會愛心協助承受,大家都相信我們能很快再站起來,因為「九二一」雖然震出台灣的悲情,卻也震出台灣堅強又旺盛的生命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