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&A

說明1:

一般分經目次只保留在上界頭前e索引部,以方便查找(chhoe)。 原經文中就無ka它加入。畢竟彼e目次並m是經文e一部份。

說明2(北京話):

有朋友來信問到,為何將<般若>念成<poan-na>? 又可能有其他同好,也有同樣疑問,所以我把信函公開,也順便解說 我的理由,藉以方便其他朋友參考。 未徵得該來信朋友同意就公開信函,謹在此向KAKU致歉。

朋友來信內容如下:

第一次來信

貴先生小姐: 佛經中「般若」一詞台語發音應為PWA JEI,若是北京話為ㄅㄛ ㄖㄜv 敬請查悉 祝 平安如意 網路使用者 Kaku 敬啟

第二次來信

貴先生小姐:   很失禮一再叨擾,在下所學不多,但對佛學有很深的興趣,可否麻煩貴 方將「般若」一詞台語發音為ㄅㄢ ㄖㄨㄛ\的典故理由告知在下,以增 益在下所聞 謝謝 祝 如 意 Kaku 敬啟 P.S. 辛苦了,加油!!!

作者回信內容如下:

KAKU,你好! 謝謝你再次來信! 關於<般若>的發音,我是站在學習經典的立場來說的。並不是我有甚麼大 學問。 也就是說,為甚麼,念ban-ruo就不可以或說是錯呢?如此對錯的判斷,不是 太草率了嗎? 況且,除此之外,<般>有念bo的其他辭彙?<若>有其他念<re>的字詞? 若是沒有,那站在一般學習者來說,唸成ban-ruo,其實也沒有甚麼吧?! 就像教科書上,雖然一直教我們唸shui-fu<說服>,滑稽<gu-ji>是正確的發 音,但試想現在哪一個音是所謂<正音>呢?即使是所謂正音,那在時代的 轉換及變遷影響之下,那又甚麼較正音??? 更何況,所謂bo-re,我認為那只不過是被傳承下來的某個時期的音,或是中 國某地方的音而已,為甚麼說,那就是所謂的正音呢? 我們可以從許多方面看出來,所謂bo-re也只不過是從佛經原文譯音而成。而 據我所知應該是prajna(後面的n跟a,上面原有一橫線,因打字困難,謹此說 明)。bo-re一音真的是當時中國譯音的所謂正確唸法嗎?我存疑,而且從中 國音韻發展來考慮的話,那時的<般若>真的是唸現在所謂的正音-bo-re? 我不認為。 再從日文所遺留下來的音來看,那又是如何呢? 日文的<般若>唸han-nya(h 的古音為 p),也就是說唸-pan-nya。我們把它 與原文對照看看,情形應該很清楚吧! 而日文漢字在保留或承襲中國古音的部份,是學界自有認定,在此不與討論。 而且日文漢語漢字音與台語<閩南系台語>的語音關係,也是如此,在此就不 多說了。 所以,若從語言關係上來說,甚麼是正音呢?所以站在學習的立場而言,實在 沒有必要單獨強調<般若>非唸<bo-re>不可。當然,也不是說一定要唸 <poan-na或ban-ruo(北京話)>不可。因為--佛陀--不是說過下列告誡 後人的一句很有意義的話了嗎? 若以色見我 以音聲求我 是人行邪道 不能見如來 我想我們應該只是討論而已,還不至於<行邪道>吧! 實際上,我是佔在學習的立場,認為北京話唸不唸ban-ruo,我無意見,但台 語把它唸成poan-na,可能比較方便一點而已,或說容易唸也容易記吧!。而 不是說對與錯的辯解,希望KAKU先生小姐能夠了解。 我是初學者,編那home page只是興趣而已。對金剛經和心經有濃厚興趣,才 編的。也希望藉此page認識一些朋友。 再次謝謝。若想繼續討論,或針對我提的一些不成熟的看法,有其他意見, 請再來信討論。 1997.8.13 MOTOMOTO Huang Ben-Yua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