溫柔的台灣心 林冠州

如果把九二一震災前後的台灣社會作一個比較,會發覺地震雖然傷害了許多人的生命,但,這個地震,也敲開了台灣以往被貪婪、現實以及追逐個人利益給層層疊疊覆蓋的堅硬外殼,露出了許多人心裡所潛藏的溫柔心。

許多感人的事蹟,不斷地在救災的過程中被披露出來。除了賑災的捐款至今仍源源不絕地挹注之外,有更多的人,只為一個信念的驅使,以各種的方式來盡自已的一份心力。在媒體的報導中,有阿兵哥寧願自願延長役期,因為他會開挖土機,多他一個人,可以加快一分救人的速度;也有人默默地在每一個假日,召集一群朋友,自願到災區去協助搬石頭、運物資、煮飯菜。在他們揮汗如雨的身影下,都有一顆顆溫柔的慈悲心在映照著。

佛家在論慈悲時,常說:無緣大慈,同體大悲,指的是人在對待周遭的一切,只要是能緣所緣的一切人、事、物,都如同對待自己一般,盡心盡力的好好對待,便是慈悲。簡而言之,慈悲就是一種無私愛的展現。這種真情,在災難發生前的台灣,是很難被傳誦出來的,即使有,也常被嗤之以鼻,不然就被冠上了沽名釣譽的有色眼光。

而一個地震,卻讓每個人的真情,自自然然地給相互流洩起來。相信每個人在自動自發地貢獻自已力量時,內心一定是飽滿著一份欣慰,因為大家剎時發覺,台灣的社會還是很團結的,當每個人拿掉外在的遮障,讓真情的光輝展現出來時,以往人與人之間的猜忌、不滿、自私都被良善怯除的乾乾淨淨,團結的手握的是那麼樣的自然,那份心與心直接交流的感動,讓人真誠地感受到:「原來,台灣的心並不孤單」。

這樣一股沛然的良善心流,就像地下水找到噴流的出口一般,為台灣浮動的社會帶來了一股清涼,也給台灣帶來了心靈改革的契機。站在浪頭上的政府,在忙於災後硬體建設的重建時,是否有感覺到這一股長期以來受到金錢及權力壓抑的善良心靈,在受到災難的刺激之後,正逐漸地復甦及壯大,並自動自發地去修補台灣因地震受創的傷口,不管是心靈上或物質上,這股愛的力量,都是台灣未來能否迅速重建的重要元素。

心靈改革的口號喊的再響,這股良善的力量不被喚醒,人心還是盲於追求名利。證嚴法師說,這次因地震傷亡的人們,其實都是菩薩的示現,他們用自己的生命來讓台灣的人們警醒,要人們去思索,無常隨時現,我們一生所追求的金錢、權力、名利、地位,是否是我們來這一遭的真正意義?我們每日汲汲營營的生活目標,在排序上是否要作些更動?孫家兄弟在大難不死後,發願要成為終身義工,為了什麼?是否是因為在那幽暗的掙扎時刻,支持他們奇蹟般活下去的,不是金錢,也非名利,而是良善神靈的悲憫嗎?

因此不管是政府或是個人,都該在這場災難之中去檢視裡面所潛藏的真言微義。政府能否把這股力量導引成為社會機制的一部份,讓良善的心被鼓勵,讓台灣可以從物欲的軌道中稍撥亂反正,重新接駁回到原來的善良軌道上,這是政府進行社會價值改造的契機;而每一個人則該珍惜從無常爪牙下逃生的珍貴經驗,去思索如何在有限的生命裡,發揮自己存在的價值。一場震災,多少災民用生命來警醒我們生命的可貴。如果,我們不能讓台灣變得出以往更好,我們將如何能對得起這些以自己生命為我們示現的菩薩們?(台灣日報1999.11.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