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 於 卍 字

 『照隅室語言文學論文集』郭紹虞文集之二(中國上海古籍出版社)

《磁力》編者要我寫一篇短文談一談卍字。按卍字形式富有圖案意義,各民族的圖案大都有此類似形式。因此,可知希特勒的納粹標記和中土所流行的卍字是可能不一樣的。孫明同志舉出這一點的不同是很對的。但是他說卍字是萬字的古寫,那就有些問題,所以胡毓秀同志所說的也很對。清代李調元有《正齋璅錄》一書,他的自序謂:

卍字不入經傳,惟釋藏中有之。釋家謂佛再世生,胸前隱起卍字文,後人始識此字;宣城梅氏不入字彙,自錢塘吳任臣作《元音統韻》末卷始行補入。

即此可以證明卍字的確不是中土的古字。不過卍字雖不是中土的古字,但是後來習慣上可以當作「萬」字用,卻也是事實。李調元在這篇序文的後邊再說:

昔倉頡造字,自一而十而百而千而萬,多至不可紀極。今據愚論,但以卍名,不免掛漏;然事始於一而成於卍,以卍統古,所以補匡繆正俗之未備也。故以卍之名於齋者名我書。

在這兒,他又明明把卍字當作「萬」字用了。我再舉幾節見於各種筆記中的材料:

「萬」字自古用之。書之惟億萬心;《詩》之千斯倉,萬斯箱;《左氏傳》之萬盈數;《漢書》之賀錢萬;是直指為十千之萬矣。未知始於誰也。按《韻書》:萬,舞名,州名,蟲名,又姓也;非「万」也。佛胸之「卍」與此「萬」同。(宋陳叔方《穎川語小》卷下)

 「萬」本蜂名,蜂類眾多,動以萬計,故曰萬。古碑文作「1.」,古文作「2.」「3.」「4.」,俗省作「万」。按《華嚴經》「萬」字俱作「5.」,意「5.」乃万之篆文,又《內典》作「卍」。考「万」「5.」「卍」俱出《佛經》。(《卍齋璅錄》卷二)

(這段由於有古字,所以使用圖形)

盧楓伯涯◇◇科副車,有善書名,自稱卍盧道人,或曰卍翁。「卍」字乃西城「万」字,佛胸前吉祥相也,《楞踐經》云:「即時如來從胸卍字涵出寶光,其光昱昱,有百千色。」卍雲之義取此。(清虞景磺《滲團新著》卷七)

按「萬」與「万」的關係,宋人筆記中也有很多考證,這是另一問題,現在可以不談。現在可以確知者:(一)「卍」的意義同「萬」,(二)「卍」字是外來文字。至於外來文字所以為一般人喜歡借用的理由,大概不外二種關係:(一)兼取吉祥的意義,如上文所舉「自稱卍盧道人」之例就是。(二)兼取圖案的意義,如五代和凝詩「卍字闌干菊半開」等句便是。中國文字本重衍形,所以舊時文人時常利用字形的圖案以入詩,如劉禹錫詩「十字清波遠宅牆」,杜牧詩「越嶂遠分丁字水」,楊萬里詩「新秧亂插如井字」,劉昭禹詩「之字上危峰」都屬此類;何況卍字再兼有吉祥的意義呢!

所以我們從文字言,則卍字確是外來文字;但是從圖案言,則中國古器物中的圖案,實在也有與卍字形相符合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