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hortstory
eglearning
prose
shortstory
list

移民監

西,物盡其用。想起在台灣時,就因家中實在堆不下,每逢年前就開始收撿,有些全新還沒開封啟用的東西也只得丟棄,整個社會資源的浪費實在可惜,但是沒有空間又怎麼辦呢?紐西蘭的人口是台灣的七分之一,土地卻是台灣的七倍大,這樣懸殊的比例真讓人嘆息啊!

  想到歸期不定,茹芸決定把行李全部打開收撿放好,忙亂中還是想到給律師打個電話問問情況,郭律師正巧在辦公室,他算是第二代馬來西亞移民,英文流利,還會廣東話,國語,潮州話等好幾種方言,似乎像這樣的人才能在紐西蘭各行業吃得開,因為他們可以服務不同的族群。一般台灣人就算英文不差,能通國語及台語,也還是不管用,因為只能服務台灣及大陸來的人。

  郭律師操著不太流利的國語,慢條斯理地向她解釋情形,當初申請公民權也是由他經手的,他很瞭解來龍去脈,所以當朋友轉來紐西蘭政府通知要取消他們公民權的信函時,他們馬上就與郭律師連繫。

  「這是從沒發生的事,也許因為這幾年有許多申請公民的人,一拿到馬上賣房子車子,結去銀行戶頭,搬去澳洲,移民局與內政部終於拿出這招,想要殺一個嚇百個,讓以後申請的人不敢這麼做。」

  「但是他們有權這麼做嗎?我們在移民說明會上聽到,拿到公民權就絕對不會有問題。」茹芸心急得不得了。

  「一般講是如此,沒有人會料到他們會這麼做。先不要擔心,我會在法庭上申明每個公民都有自由遷徙的權力,不管是不是才取得公民權的人,都應該受到憲法的保障。」郭律師匆匆說完就急著掛電話忙別的事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7   10 11 12